<em id="kbgxc"></em>

  • <button id="kbgxc"><acronym id="kbgxc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kbgxc"><ruby id="kbgxc"></ruby></rp>

    1. <dd id="kbgxc"><track id="kbgxc"></track></dd>

      <rp id="kbgxc"></rp><button id="kbgxc"><acronym id="kbgxc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>>镇里的事>>小镇快讯

        小镇快讯

        源头 活水
        发布时间:2021-10-05
         

             ——摘自江西日报   卜谷   柳易江  文

        阅读提示:

        1931年1月15日,中共苏区中央局在宁都小布成立;1931年11月7日,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瑞金叶坪宣告成立。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诞生90周年之际,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节前夕,我们重访红色小布,重走红色叶坪,探源头活水,看溪河东流。赣南大地,奔腾之声轰隆作响。


        ▲小布源头瀑布。摄影|赖玉华

        即便同一条河流,其水流的颜色、温度、流速和姿态,也不尽相同。它们丰富多彩,因为它们来自诸多源头和支流。——题 记

        源头村,因梅江源头而得名。源头村很低调,静静地横亘在武夷山余脉,如同一根出头的檩子,延伸在赣南北部。

        石生青苔,亭覆草木。云停雾舞,人影绰绰。“云驻”,一座在卢峰岭隘口伫立了千载的古凉亭。一尺多厚、一米多长的大麻石,垒成了外方内圆、敦实典雅的古亭。飞来云驻亭,一脚踏三州:吉州东固、抚州乐安、赣州宁都。山高泉眼涌,瀑布跌宕出。

        ▲千年云驻亭。摄影|李锐

        这里,是赣江支流梅江的源头。汩汩的源泉撞石钻林,从卢峰岭尖逶迤而下,柔软而坚韧,像一条不屈不挠的草绳,把山巅的云驻亭、山腰源头村的万寿宫和山脚那座千年的牛角湾石拱桥,一气呵成地连串为一道自然文化的美景。山泉水南下的第一座村庄,就是宁都县小布镇的源头村。这里,曾经驿道蜿蜒,商贸繁盛,仅万寿宫就有三座。毛泽东居住过的万寿宫依然保存完好,小巧、精致,房门锁闭,厅有供奉。

        这里,是第一次反“围剿”的设伏地。青石的古驿道,成了红军套在敌人脖子上的一条绞索。1930年底,毛泽东悄悄地来到源头村,反复往来,踏遍山水,对峰谷细密调度,设计种种打法。大战之前是寂静,所有四万红军全部设伏于源头,一场改变中国命运的战斗在此即将打响。毛泽东的警卫员吴吉清当时参军还不到一年,他在回忆录《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》中写道:

        12月27日晚上,毛委员让我们检查一下东西,准备从源头撤回到小布,这是第二次离开源头了,前两天我们曾来到源头,摆好了阵势,但没有打,毛委员就把部队撤回去了。今天一大早,我们又来了,还是不战往回走。一路上,我闷闷地走着,怎么也想不通,实在憋不住了,就急走了几步,赶到毛委员身边,拉了拉毛委员的衣角说:“毛委员,敌人就在鼻子底下,为什么我们不打又往回撤啊?”毛委员一听我这问话,就明白了。他边走边对我说:“小鬼,我们在源头地区布置了一个大口袋,诱惑敌人来钻。可是敌人始终不脱离所处优势位置,如果我们硬打,伤亡代价就大……

        毛泽东在《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》一文中,屡屡提到源头村——“反攻开始问题,即所谓‘初战’或‘序战’问题。”“张谭两师主力所在的龙冈、源头一带接近我之集中地,且人民条件好,能荫蔽接近。”“龙冈有优良阵地。源头不好打。如敌攻小布就我,则阵地亦好。”

        两天后,战斗在龙冈打响,胜利空前。毛泽东喜不自胜,吟词一首:《渔家傲·反第一次大“围剿”》:“万木霜天红烂漫,天兵怒气冲霄汉。雾满龙冈千嶂暗,齐声唤,前头捉了张辉瓒……”

        战役愈重大,思索越缜密。小布设伏虽未打响,却奏响了第一次反“围剿”的开场锣鼓。

        ▲牛角湾古桥。摄影|柳易江

        牛角湾桥,一座半圆形的石拱桥,与龙源口大捷桥异曲同工,只是更小、更有历史的沧桑感。它与山顶的云驻亭,都是北宋时期建造。桥下水流平缓,桥头古松耸守,桥面青草恣肆。这古亭、古桥、古松,既看到了九十年前四万红军的隐蔽埋伏,也听到了红军在大仗之前对老百姓生命财产的周到保护,以及老百姓对红军的贡献与拥戴。比如说,坚壁清野。

        村苏维埃主席老李挨家挨户动员,在红军排长赵志勇的帮助下,村民隐居到大山深处一个叫“寨窝里”的倒崖。源头村,成了空村。国民党谭道源率领的近万名白军,在这里没看到一只鸡鸭、一粒粮食,甚至连一口铁锅、一副碗筷都没找到。

        村民把物资藏匿到哪了?能入水的,沉进塘里;不能沾水的,就藏进大山肚子中。

        ▲葫芦窖。摄影|柳易江

        山麓林密,荆棘纵横。跟着村民,我们在十三星坡找到了梅花瓣般隐匿着的十四口葫芦窖。这些口小肚大的竖窖,口约七八十厘米、深至两三米、底宽三四米甚至更宽,口有枯枝掩盖,周边有气孔通风。老人们说,那时竖窖里不但藏着稻谷杂粮,连鸡鸭鹅猪也可一并圈养。

        硝烟散去,十四口葫芦窖被逐渐淡忘。源头,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村,因地远山险,在市场经济中逐渐被淘汰,后来被定为“十三五”贫困村。

        村民宁小布的祖上,留下半个葫芦窖。现年51岁的他,是村里最穷的贫困户。他上有老父,下有三子,房屋倒塌,居无定所。作为家中顶梁柱的他,多病缠身,欠下大笔医疗费用,生活举步维艰。“不瞒你们说,我曾经多次有轻生念头。‘救命稻草’出现在2015年,扶贫干部送来四箱蜜蜂、两本养蜂书。从此,我全心地投入养蜂业,四箱蜜蜂当年就繁殖到十箱,收入近万元。第二年,我申请了6万元小额扶贫贷款,添置了50套蜂箱设备。”说到现在的美好生活,宁小布开怀地笑着。源头村蜜源丰、蜜质纯,蜂蜜供不应求。养蜂几年后,他家的纯收入突破20万元,不但在村里盖了两层小楼,还在小布圩镇买下一套新房。

        在人蜂共舞的芳香气场,宁小布带领村民们追花养蜂,成了源头村致富奔小康的领跑者。

        ▲暴雨过后的小布河。摄影|柳易江 

        清澈的源头水,一路流淌奔跑,滋养着下游的万物生灵。

        小布原名小浦,意指建在水边的小镇。小布河碧波粼粼,鱼群如云。河畔赤坎村的龚氏祠堂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它在中国苏维埃运动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。1931年1月15日,中共苏区中央局在此成立,毛泽东担任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、中革军委副主席兼总政治部主任。“毛委员”的称呼,从此开始转换为“毛主席”。“没有调查,就没有发言权”这一闪烁着世纪光芒的论断在此形成;毛泽东著名的《寻乌调查》以及《兴国调查》的前言,也在这写成。


        ▲中共苏区中央局旧址 。摄影|柳易江

        在这里,还流传着一个送鸡还礼的故事。

        龚氏祠堂旁住着一位孤苦老大娘,毛主席经常帮她担水劈柴。甚是感激的老大娘见毛主席日理万机,身体消瘦,眼布血丝,便捉了一只母鸡,送到毛主席住处。

        毛主席坚决不肯收。大娘便找到警卫员,把母鸡硬塞到他手中就跑了。警卫员抱着母鸡来见毛主席,毛主席告诉警卫员,既然大娘执意要送,就暂时留下,帮大娘喂养好,等部队离开时再还给大娘。精心喂养的大母鸡,“咯咯咯”连生了好多个蛋。警卫员要把鸡蛋煮给毛主席吃,被毛主席阻止了:鸡是群众的,蛋也是群众的,《三大纪律六项注意》规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不能违反,何不把鸡蛋孵成小鸡呢?于是,在部队开拔的当天,警卫员抱着母鸡、提着一篮子毛茸茸的鸡崽,兴冲冲地送还给了老大娘。

        这个发生在九十年前的故事,或许是红色政权在小布最早的扶贫故事。八九十年后的小布,又引发了另一个与鸡、与部队有关的扶贫新事。

        小布的另一座龚氏祠堂,是红军第一支无线电技侦队诞生地。2007年,解放军32069部队来此寻根,之后,常有大卡车装着整车整车的棉被、衣服、药物,送到小布镇。原来,32069部队的前身就是当年的红军首支无线电技侦队。2015年,部队主动请缨,要求参加一线的扶贫战斗。交通闭塞、经济落后的徐会村,成了32069部队的帮扶村。怎么帮扶呢?当年毛主席“送鸡还礼”的故事,让官兵们受到启发。小布的三黄鸡远近闻名,是否可以帮助村民建起多个养鸡场?

        红军传人、苏区后代,再次在这块红土地上演绎动人的军民鱼水情。

        群山环绕,是徐会村的秀美风光,也是它的贫困缘由。我们的汽车在宽阔的马路上飞驰,近处荷叶田田,稻穗低垂;远望青山如画,茶垄成行。这条宽六米的水泥路,一头直通圩镇大街,一头打通断头路,连接起另一个乡镇。这条十多公里的扶贫路,有了响亮的名字——八一大道;路上一座气派十足的桥,名为连心桥。

        说到以前的贫困,当时的驻村扶贫负责人谭连兴大校记忆犹新。2015年底他第一次下村调研,汽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扭来扭去。尽管小心翼翼行驶,汽车仍然滑陷泥潭,干吼挣扎了许久都出不来,还是闻讯而来的老表们用棍子撬、石头垫底,才把汽车推起来。

        路畅产业兴,大棚蔬菜、牛奶爆瓜,白茶、油茶、优质稻,样样都有致富带头人。眼见着乡邻增收日子活泛,不少在外打工的村民都选择回乡创业。三黄鸡养殖,是首选的产业。部队先是帮助10户贫困户建了13个养鸡大棚,再带动全村搭起60个养鸡大棚,一年出栏成鸡百万羽。小小三黄鸡,成了徐会的致富“战斗鸡”。去年,徐会村人均收入近万元。今年2月,32069部队被评为“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”。

        “走,带你们实地看看养鸡专业户。”28岁的村支书曾建斌,前几年从部队退伍,言行中军人味十足。“昨天,一辆17.5米长的大挂车还拉了鸡饲料来,要是以前啊,这么长的车子根本就进不来。”不一会,我们就上了鸡山。小松树下、灌木林中、竹管水边、崖畔洞里,一群群小黄鸡在玩着跑着、喝着水捉着虫歇着凉。高大青秀的荷树下,三个鸡棚热热闹闹,叽叽叽叽。踩着假肢的鸡倌林克洪和妻子,正在鸡棚外忙碌着。45岁的林克洪,自幼双腿残疾,是个低保户,曾去广东打工,修过车,开过三轮,收过废品,最艰难时甚至讨过饭……2017年,看到前景的他回了村,上山养小鸡。

        公司加农户的形式,让他干得很踏实。饲料、鸡苗、防疫、技术、销售,全部由公司负责,他只管把鸡养好。三年来,他建了4个大棚,三年的奖补费就有2.5万元。如今,十多万元的老债已还清。“今年努一把力,就可以达到3万羽,发展势头还是蛮好的。真是要感谢部队的帮扶啊!”夫妻俩笑了,请我们去林下的小屋里喝茶。

        残疾、贫困,是宿命,又绝不是宿命。这片山崖,不仅是林克洪的责任山和养鸡场,也是他的命根和归宿。九十年前,他的小爷爷就是从这里出发参加红军,越走越远,一去不返。他父母的坟,也安葬在这里。他说,打算长守着这方山水、这片红色的土地。

        “这片山崖,就是我们的理想。”指着那一片山脊和谷地,他儿子争着插话:“我们想把这条路硬化,让人们能够来参观;我们想把那个坑挖成一口山塘,让人们来钓鱼;我们想……”这痴恋、痴醉的山梁,也是小伙子想了又想却不去远方的理由。

        暴雨过后,小布河激流奔腾。清乾隆年间的炉下古桥,凝固着历史,也收藏着记忆抒发着情感。河滩誓师广场上,九十年前震天动地的万人誓师声,似在耳畔,如影在前。主席台两边嵌入“十六字诀”的巨幅对联,据说当时是首次出现在宣传中,使广大军民印象极为深刻——“敌进我退,敌驻我扰,敌疲我打,敌退我追,游击战里操胜算;大步进退,诱敌深入,集中兵力,各个击破,运动战中歼敌人”。

        风车缓动,时光如流。白云若纱,轻搭在钩刀嘴那片绵延的山脊上。那里的岩背脑,是著名的红军山。当年红军主力长征后,失去右脚后跟的江西省军区司令员李赐凡,在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中,被叛徒出卖,不幸牺牲于此。李赐凡雕像、李赐凡烈士家书,在炉下广场已矗立起一座丰碑。他身后烈士山上的纪念碑,密密麻麻镌刻着624名小布烈士的名字。早在1976年,小布垦殖场就已为烈士们刻碑立墓。

        ▲雨后茶山美如画。摄影|柳易江

        如今的垦殖场,已是茶山连绵。万余亩茶园,分布在海拔八百多米的群山间,生长在机耕道、工作道、路道及“戴帽”山顶的大树旁。白雾袅袅,绿叶葳蕤,偶尔一蓝衣人挑担其间。清晨,有一队队彩衣说说笑笑上了山,她们人手一把粗短的育林砍刀。不一会,笑声、斫木声,带露穿林而出。红得发紫的李子已把树枝压弯,大如鸽子的灰鸟起起落落,欢叫戏逐。在更早些的黎明曦光中,三三两两的长枪短炮,早已定格了茶园秀色、叠嶂峰峦。听说,远处高高的岩背脑瀑布,如白练腾空,跌落百余米……雨洗青山四季春,一座座浑圆的茶山,恰似一座座客家茶楼。

        这浓酽的绿色,在深沉的红土地上生长。红色的小布,绿色的画屏。

        这是新一代小布人民、新一代红军传人,对红土地绿山林的坚守和发掘;这是现代农民,对传统村落文化的自信表达。李赐凡在家书中所言“我现在是舍了小家,为的是国家……志在为劳苦大众打天下……”革命先烈的崇高理想,照耀着红色的小布,照亮着红色的传人,赓续着红色的血脉。

        源头,活水。

        ▲小布圩镇新貌。摄影|赖玉华

        宁都县小布镇旅游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?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赣ICP备17013982号 技术支持:网联科技
        国产初高中生videosgratisdo_亚洲s色大片在线观看_毛茸茸hdxxxx高清_亚洲av永久综合在线观看红杏